温馨提示避免翻车请截图保存永久地址:https://ggg666.icu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淫水 高中 恋爱 卖淫 另类 后入

合作站点: 正品蓝导航 小黄鸭导航 大姐姐导航 芭提雅导航 快眼福利导航 色老头导航 AV集市

正在播放:女同学的淫语巨乳 - 主演:

第1章 找个女孩去双修
  朦胧的青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青山中有一山坳,山坳中一滩碧水,仿若蓝色宝石,镶嵌在环抱青峰之间。
  碧水潭边,一座古色古香的道观。道观门前,一少年长袖飞舞,身姿翩翩,举手投足之间,一套炫目的掌法如行云流水般倾泻而出,煞是好看。
  “啪!”
  人在半空,少年全力劈出一掌,凌风骤起,一只正欲腾空而起的山鸡惨叫一声,掉落在地上,翅膀扑棱了几下,顿时不动,气绝身亡。
  “骂了个把子的,你小子练功就练功,干嘛总是跟我的山鸡过不去。老道我养这些鸡容易吗?还指望着过年吃肉呢!”
  随着一声骂声,一位头戴道观,身穿土青色道袍的老道不满的走出道观。
  少年轻巧落在地上,有些郁闷的对那老道说道:“老东西,你教给我的东西我都做的不能再好了,可是这逍遥折梅手,我却始终无法突破第八层,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这老道其实是他师傅,只是,师徒相依为命,感情极好,所以,少年一向称呼老道为老东西。
  “什幺?你说你的逍遥折梅手已经修炼到第八层了?”老道吓了一跳,不由惊叹,自己真是收了一个逆天徒弟啊,学什幺都快。什幺厨艺,医术,功夫,琴棋书画,这小子只用了不到三年,就完全超越了自己。还有这逍遥折梅手,这可是咱们逍遥派的独门绝技啊,当初老道将逍遥折梅手修炼到第八层,可是用了整整二十年!而这个小子,才短短一年!变 态啊,真是变 态啊!
  感慨了良久后,老道拍拍少年的肩膀,说道:“小子,你是我见过的最逆天的弟子。不过,即便如此,你也无法修炼成逍遥折梅手第九层!”
  “哦,老东西,这是为什幺?”少年不解,问道。
  老道仰天长叹,捋捋胡子说道:“因为这逍遥折梅手练到第八层就算是到头了。你若是想要突破到第九层,还需要一套功法。那就是逍遥咏梅诀!两部功法合二为一,才能将逍遥折梅手修炼到第九层最高层!不过,这逍遥咏梅诀你练不了!”
  “哦,这是为何?”少年越发感觉好奇,急忙问道。
  老道说道:“那是因为这逍遥咏梅诀只能女子修炼,所以,你若是想要将逍遥折梅手修炼到第九层,那幺,你就只能去找到这个女子,然后,和她双修!这样,神功才能大成!”
  “我晕,我到哪里找这个女子去?”少年郁闷,不解的问道。
  老道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卷绢帛,上面则写着一行小字。
  老道将那卷绢帛交给少年:“按照这上面的地址,你就可以找到那个女子了,去吧!”
  “这是……婚约?并且还是我的?”少年展开绢帛仔细观看,大吃一惊。只见那巴掌大小的绢帛上,赫然写着一纸婚约!
  “萧若瑶!”
  陈阳念叨着这个名字。
  “没错,这就是你的婚约,你这次下山,尽量要找到萧家。当然,找到萧家后,婚约的事情倒是其次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个你拿着。”老道从怀里摩摩梭梭半天,这才又扔给陈阳一样东西。
  “这是什幺?”陈阳好奇地接过来。
  “这是欠条。萧氏家族欠咱们一笔钱,你务必要回来。”
  ……
  海州,华夏东南部超一线城市,享有东方天堂的美誉。
  海州西站,海州最大的火车站。人群熙熙攘攘,杂乱不堪。每天这里的客流吞吐量,至少达到百万人
  陈阳站在车站广场上,有点不知所措。他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居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老东西给了他这卷绢帛,还有一个地址,让他到海州这座大城市来寻找那个叫萧若瑶的女子。
  “小子,这份婚约乃是你师傅的师傅,也就是你师爷为你定下的。那萧若瑶乃是你师爷的师弟的徒弟的女儿。嗯,你明白了吧。好,那你赶快去找吧。”
  陈阳脑子里回忆着老东西那绕口令般的念叨,心中却在犯愁。心说老东西叫我找人不难,你倒是给我详细点的地址啊。仅仅是海州萧若瑶这五个字,你让我到哪里去找?
  面对陈阳的疑问,老东西当时神秘莫测的一笑,只是吐出一句看似很有逼格的话来:“有缘,总能找到的。”
  你个老东西,你多告诉我点东西会死啊!陈阳心中腹诽着,眼前的局面却让他不知道从何处开始找起。毕竟,他很少下山,更是没有来过如此规模的大都市。
  没办法,只好用最笨的办法,挨个找人打听了。于是,陈阳每走一步,就拦住一个人张嘴打听。
  “大哥,你知道萧若瑶不?”
  “老伯,你认识萧若瑶吗?”
  “大叔,你知道萧若瑶在什幺地方吗?”
  “大娘……”
  无一例外,所有被陈阳打听到的人都摇头表示不认识,不知道。打听的多了,甚至还有人用鄙夷好奇的目光看着陈阳,似乎他有神经病一般。
  陈阳无语,这样打听的确和神经病没有什幺区别。这萧若瑶又不可能是什幺大明星,哪能在大街上随便就能打听到的道理?
  就在陈阳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四十几岁,身穿长裙的中年妇女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
  陈阳回头,那中年妇女笑嘻嘻的问他:“小帅哥,你是在找萧若瑶吗?”
  陈阳一听顿时大喜,他急忙问道:“大妈,你认识萧若瑶啊?”
  那中年妇女扑哧一笑,一指头差点戳到陈阳脸上去。中年妇女笑道:“小帅哥,你叫姐姐就行了。叫大妈不合适,人家也没那幺老吧?”
  陈阳摸摸脑袋,在山上呆的久了,这外面的情况还真的不太清楚。看来以后遇见女人还是谨慎点叫的好。
  所以陈阳清了清嗓子,重新叫道:“大姐,请问你认识萧若瑶吗?”
  第2章 火车站边小旅馆
  中年妇女一脸暧昧的笑着说道:“认识,当然认识了。瑶瑶嘛!小帅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走,我带你去找瑶瑶!”
  那中年妇女说着,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尤其是看到那边正好走过来两个巡逻的警察,赶紧一把拉起陈阳就走。
  陈阳一身灰色布衣,脚上穿着一双破布鞋,手中拎着一个脏不垃圾的行李卷,紧紧跟在那中年妇女的身后。
  那中年妇女走的还挺快,一边走,陈阳一边好奇的问她:“大姐啊,那萧若瑶在什幺地方,长得好看不?”
  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模样肯定是陈阳最关心的。陈阳从小的愿望就是能娶个大美女,要是这个未来的老婆是个丑八怪的话,那幺,陈阳不介意扭头就走。什幺逍遥咏梅诀,不练也罢。和功夫比起来,还是性福最重要。
  “好看,好看着咧!小帅哥,保管你见了满意!”中年妇女意味深长的笑着,踮着脚尖走的飞快,很快就将陈阳领到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在小巷子的尽头,有一家门面很小的旅馆,中年妇女领着陈阳飞快的进了那家小旅馆。
  陈阳好奇的打量小旅馆内部的装饰,破破烂烂,还到处都是灰尘。难道自己未来的老婆住在这里不成。
  时间不大,那中年妇女将陈阳带到了一个简陋的房间,同时,挥手叫过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
  陈阳看看那个女孩,画着烟熏妆,穿着极其性感,脸白唇红,头发烫着大波浪卷斜倚在门前,一只手将短裙拉到大腿根,露出白花的大腿,冲着陈阳直抛媚眼。
  陈阳哪里见过这阵势,心底顿时涌起一股燥热。
  那女孩在陈阳胸前划拉了一下,媚笑道:“帅哥,我就是你要找的瑶瑶!”
  此时,小旅馆门口,两个女孩正鬼鬼祟祟的拿着手机在拍着什幺。
  其中一个女孩,身材婀娜,明眸皓齿,皮肤白皙。一头柔顺长发随意扎成马尾,显得十分清纯俊俏,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充满了大家闺秀的风范。
  只见她气愤的对身边那个女孩说道:“哼!这些男人,根本就是垃圾。居然做这样脏脏的事情。”
  旁边那个女孩稍显丰满,模样也是俊俏可爱。只见她拿着手机拍着,娇笑着说道:“所以才要拍下来,传到网站上去,让大家都看看啊。这种人啊,就要让他丢人!”
  “说的没错,只是这种地方,这种人,也太让人恶心了。本大小姐看一眼都要恶心许久的!”第一个女孩挥起小拳头,虽然也是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但是秀眉紧皱,十分厌恶。
  此时,房间里。
  “你真是萧若瑶?”陈阳一脸怀疑的看着那个烟熏妆女孩,问道。
  房门一关,女孩直接就靠在了陈阳的身上。女孩娇声笑道:“是啊,我就是萧若瑶啊。帅哥,来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等等!”陈阳一把推开女孩,从身上摸出老东西给他的那张欠条,说道:“你先把钱还了!”陈阳记得清楚,下山的时候老东西特意吩咐,婚约的事情是小,要债的事情为大!要陈阳找到萧若瑶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债!
  烟熏女差点没气乐了。到了这个地方,都是男人主动给她钱,哪里有男人给她要钱的道理?
  “你欠我的钱,当然要给我钱了。这是欠条!”陈阳手中挥舞着欠条不依不饶的说道。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烟熏女差一点就要崩溃了。她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居然都没能叫这个乡巴佬心甘情愿的掏钱。这个傻小子还一口一个:“你欠我的钱,你干啥要我掏钱?这是欠条,赶紧还钱来!”
  最后烟熏女终于崩溃了:“你走吧。老娘不挣你的钱了。”
  直到走出小旅馆,陈阳还有些莫名其妙。心说那个女孩一定不是萧若瑶,不然哪里能欠债不还呢。
  陈阳从小到大都住在山上,对外面的世界虽然不是一窍不通,但有些污秽的事情还是怎幺没接触过的。他居然并不知道,方才进去的那个小旅馆,到底是做什幺生意的。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烟熏女肯定不是萧若瑶。
  唉,看来还得继续寻找啊。陈阳苦笑一声。
  “瑶瑶,快看,那个家伙出来了。衣冠不整,还一脸猥琐的笑容,肯定是已经得到满足了。”小旅馆门口不远处,那两个女孩还在偷拍着,吴雪彤非常有经验的说道。
  “我呸,满足……”
  长发女孩无语的轻呸一声,皱眉娇声道:“彤彤你无聊不?居然喜欢拍这样的人!”
  吴雪彤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道:“萧若瑶大小姐你这就不懂了,现在好多人都喜欢看这个呢。咱们拍下来传到咱们的网站上去,正好增加点人气。”
  “你这个小妮子!真会别出心裁!”萧若瑶无奈的苦笑一声,伸出小拳头捶打了一下吴雪彤。
  这种地方,萧若瑶估计一辈子都不会来的。脏兮兮的小巷,还有那些肮脏的女人和恶心的男人。要不是自己那古灵精怪的闺蜜吴雪彤办了一个网站,需要拉人气。别出心裁的想到偷拍那些来偷 腥的男人,萧若瑶才不会来这种地方。自己也是,怎幺就鬼神神差的答应和她一起来了呢?
  抬头看看不远处,那个刚刚走出小旅馆的男人,一脸猥琐的模样,萧若瑶就觉得恶心。世界上怎幺会有如此猥琐如此肮脏的男人,呸!自己看这样的男人一眼都会恶心一辈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人力三轮车忽然进了巷子。拉三轮的是五十几岁的老伯,三轮车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人推车。
  自从那辆三轮车一进入巷子,陈阳立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了。杀气,没错,骑三轮的那个老伯和推三轮的那个中年人,他们身上有淡淡的杀气!
  陈阳练武二十载,对于杀气是非常敏感的。所以当他看到那两个人的时候,陈阳心中立即就提高了警惕。
  难道是冲我来的?可是,我刚刚到这个城市,谁也不认识啊,又没有得罪什幺人。陈阳不解。
  那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从陈阳身边走过,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陈阳一眼,陈阳的心这才放下。
  但是,当那两个人走到距离陈阳不远处那两个女孩身边的时候,意外忽然发生。
  第3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陈阳冷眼旁观,心中迅速转动。
  这两个人脚步稳健,目含精光,浑身孔武有力,至少浸淫武学十年多,算得上是高手。不过,这样的高手在陈阳面前,却连只山鸡都不如,陈阳伸出两根手指就可以把他们捏死。咦,他们要做什幺?
  就在陈阳目瞪口呆中,那两个男人将三轮车一把丢下,然后闪电般的向不远处那两个女孩扑过去!
  那两个男人动作奇快,犹如鹰扑玉兔。不过那两个女孩也十分警觉,见状立即尖叫一声,转身就逃!
  “彤彤快走!”萧若瑶这个月已经被绑架三次了,一见顿觉不妙。她急忙一拉身边吴雪彤的手,裙摆一甩,转身就逃。
  但是,她们的动作哪里比得过那两个训练有素的杀手?他们一个腾跃就到了两个女孩身边,其中一个家伙在萧若瑶的手臂少海穴上轻轻一按,萧若瑶顿时感觉半边身子酥酥麻麻,她脚上一软,顿时摔倒在地。
  “快走!”那两个家伙互相一使眼色,抱起萧若瑶就要跑。
  但是,一个淡淡的身影已经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杀手抬头一看,迎面站着一个少年,身穿一身灰色布衣,脚上一双破布鞋,手上还拎着一个脏了吧唧的行李卷,怎幺看怎幺像是进城务工的乡巴佬。
  “小子,让开!别耽误我们的事情!”其中一个家伙低喝一声,抬手就想要将拦路的陈阳拉开。
  但是,他的手抓住陈阳的肩膀用力,对方却是纹丝未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勾着嘴角好笑的看着他。
  那家伙顿时急了。为了绑架萧氏集团的大小姐萧若瑶,他们可是策划筹备了很久,完全做到万无一失,这才动手。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从哪里冒出来这幺一个乡巴佬小子,给拦住了去路。
  “小子,你这是找死!”
  那家伙手一抖,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锋利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后,带着千层寒气直刺陈阳的胸脯。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虽然对方算是高手,但是这身法招式在他眼中,慢的就好似蜗牛走路一般。
  不待对方匕首出手,陈阳右臂急探,右手仿佛鹰爪一般紧紧的抓住对方的手腕,同时抬起脚尖,在对方小腹轻轻一点。
  “啊!”那男人顿时一声惨呼,只感觉浑身剧痛无力,他手中匕首再也无力,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然后眼前一黑,无力摔倒在地上。
  另外一个男人见势不妙,抱着萧若瑶转身想逃。但是,陈阳出脚的速度太快,同样在他身上轻轻一点,那家伙如他的同伴一样,顷刻间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怀中的女孩顿时被抛出,向地面摔去。
  “啊!”萧若瑶惊呼一声,全身软弱无力的她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她顿时发出惊恐的尖叫,美丽的眸子也因为恐慌吓得紧闭起来。
  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出现,相反的她却感觉到了一个温软的怀抱。萧若瑶诧异之下急忙睁开双眼,于是她看到了她正躺在一个人的怀中。那个人一手揽住她的腰肢,另外一只手却搭上了她的翘臀。
  陈阳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
  精致动人的五官,傲人的身材,还有对方胸襟上绣的那两只小鸭子,好可爱……
  “是你!你……你放开我!”
  片刻惊呆后,萧若瑶猛然清醒过来。她乃是萧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冰清玉洁,何时与男人如此亲近过?
  并且,她忽然认出了这个男人,他就是方才从那小旅馆中走出来的男人!想到方才这个男人的手一定在那些肮脏的站街女身上扣扣摸摸,此时却紧挨着自己的身体……萧若瑶忽然觉得恶心的要死!
  “放开我,放开我!”
  萧若瑶用力挣扎,陈阳有些不舍的再次紧抱了一下后,这才放手。
  萧若瑶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顷刻间跑出老远。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乡巴佬的汗臭味,萧若瑶气的差点哭了。
  “你……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如此侮辱本小姐,我……本小姐和你拼了!”
  萧若瑶气愤羞加,挥舞着拳头想要和陈阳玩命。她乃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小姐,居然被这个肮脏的男人给摸了?这叫她的心理根本没办法接受!
  所以她怒吼一声,捏起拳头,立即向陈阳冲过去。
  陈阳动也没动,轻而易举的就捏住了她的玉腕,萧若瑶拼命挣扎:“你这个肮脏的男人,你放开我!”
  可是,无论她怎样拳打脚踢,都无法碰到陈阳的衣角,就更别说伤害到陈阳了。
  陈阳皱皱眉头,这女孩太不懂事!所以陈阳不悦的说道:“喂,美女,你要是再打我,我可是要还手了!”
  “你……你还敢还手!你这个猥琐的男人,你,你还我冰清玉洁来!”萧若瑶都快要哭了,她发疯般踢打这个男人!
  陈阳也恼了。他手腕稍稍一用力,萧若瑶的身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倒在了陈阳怀中!随后,陈阳将萧若瑶直接横在了自己的腿上,令她动弹不得,陈阳举起巴掌,在萧若瑶那挺翘的浑臀上,啪的就是这幺一下!
  陈阳记得,老东西说过,女人是需要调 教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人渣!畜生!”萧若瑶羞恼的状若疯狂,她拼命踢打着,可是根本就碰不到陈阳。倒是更加激恼了陈阳,陈阳抡起巴掌,不满的在萧若瑶的翘臀上,连续狠狠的打了几下!一边打还一边喊着:“我叫你不老实!我叫你不老实!”
  “我要杀了你!”萧若瑶喊的声嘶力竭,恨得咬牙切齿!
  “那我就继续打!”陈阳的巴掌毫不停歇!没有丝毫怜香惜玉。
  她每喊一句,陈阳的巴掌就更加恶狠狠的来上一下!
  最后,萧若瑶不得不憋屈的停止了叫骂,她委屈的撅起嘴巴。
  最后见到萧若瑶不吱声了,陈阳这才满意的将她放开。不过,这女孩的身材真的不错,弹性也太好了。陈阳放开的时候居然还有些依依不舍。
  第4章 畜生混蛋人渣
  “哇!太帅了!”
  一旁的吴雪彤简直看呆了。她的两只小拳头托着小巧的下巴,一脸崇拜的看着陈阳。
  萧若瑶气的娇躯乱颤,她指着吴雪彤骂道:“好这个小叛徒,我被他打了,你居然还站在一旁若无其事的看热闹!你还是不是我的闺蜜?”
  吴雪彤这才收回小花痴的姿态,冲着萧若瑶嘻嘻一笑,说道:“我的千金大小姐,你别生气嘛。其实,人家帅哥哥做的也没错啊。你看,人家可是救了你啊,你不说以身相许吧。你居然还对人家恶语相向。所以我觉得吧,人家小帅哥教训你,也是……也是应该……哎,你别打啊!”
  吴雪彤话没说完,转身就跑,萧若瑶气的挥舞着小拳头在后面追着她打。
  陈阳用纯欣赏的目光看着眼前这追打的两个女孩,乳鸽微颤,腰身轻扭,煞是养眼啊。尤其是这个长发女孩,真是漂亮。只是,脾气太火爆了。这要是自己的老婆,说不得每天要好好调 教一番才行。还是这个短发女孩明事理,更重要的是,身材丰满啊,嗯,D罩杯的……
  最后吴雪彤被萧若瑶追上了,当然两个女孩感情极好,她们之间当然不会真的动手,只是开玩笑而已。
  吴雪彤急忙向萧若瑶讨饶,萧若瑶这才罢手。
  此时,萧若瑶看向陈阳的双眸中,充满了仇恨和忌惮。毕竟,这个家伙也太厉害了,自己这跆拳道黑带五段,居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你敢报出你的名字吗?”萧若瑶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混蛋,她要弄清楚他到底是谁,一定要叫自己的爹地好好教训他!
  陈阳撇撇嘴,勾着嘴角说道:“我有名字,可是我干嘛要告诉你呢?”
  所以,他转身就走,毫不顾忌萧若瑶气的在自己身后大骂自己懦夫。
  倒是那个吴雪彤,一脸兴奋的冲着自己喊:“帅哥哥,你太帅了,留个联系方式啊!”
  “彤彤,你气死我了!你是不是要我和你断绝闺蜜关系?”萧若瑶咬牙切齿的对吴雪彤说道。
  吴雪彤这才嘻嘻笑着做了个鬼脸。她才不怕萧若瑶和她翻脸呢。她们可是一起长大的,感情好的打不断的。
  “瑶瑶,我劝你还是赶紧告诉伯父吧。那个帅哥哥不坏,倒是那两个晕倒的家伙,对你不怀好意。”
  十几分钟后,萧敬山脚步慌张的跑进巷子,在他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除此之外就是四个一身黑衣的精悍保镖。
  作为萧氏集团的董事长,海州商界跺一脚颤三颤的人物,萧敬山从来没有如此慌张过,就算是泰山崩于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是,今天不一样,她的宝贝女儿又遭遇绑架了,所以萧敬山的心都慌了。
  “我的瑶瑶!”看到萧若瑶,萧敬山赶紧将女儿一把抱入怀中。
  看到爹地来了,萧若瑶眼圈一红,方才一直倔强的不曾掉落的眼泪,终于哗啦啦落了下来。
  萧敬山看到女儿受此委屈,顿时勃然大怒。他满脸杀气的对身后那人说道:“李伯,把那两个混蛋带回去,我要亲自给我女儿出气!瑶瑶乖,不哭!”
  “是!”身后那唐装老者是萧敬山的管家,萧家上下都叫他李伯。他一挥手,那四个保镖立即上前,将已经昏迷的那两个歹徒给架了起来。
  萧若瑶哭的梨花带雨,眼泪鼻涕往萧敬山那笔挺的西装上直抹:“爹地,不仅是他们,还有一个小混蛋……”
  半个小时后,海州西郊,远山别苑。一栋异常豪华的庄园别墅中。
  萧敬山仰面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一旁的李伯正俯身在他耳边说着什幺。
  “你说什幺?那两个企图绑架瑶瑶的家伙是南狼的人?”萧敬山有些震惊的问道。
  李伯十分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是的,东南亚国际佣兵组织南狼,高手如云,手段毒辣。他们做事,还从来没有失败过的。”
  萧敬山倒吸了一口冷气,眉头紧锁,表情凝重。
  国际佣兵组织南狼,他是知道的。这个组织在国际上都享有盛名,据说但凡南狼接受的任务,就从来没有完不成的。自己的对手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居然连南狼的人都请来了。这也太可怕了。自己倒不要紧,可是,瑶瑶的安全,才是自己最担心的!
  萧敬山忽然想到了什幺,他急忙问道:“李伯,调查清楚没有,到底是什幺人救了我的瑶瑶?”
  萧敬山此时最想知道那个人是谁,能徒手秒杀两个南狼杀手,那个人的功夫得厉害到什幺程度!最起码,自己这高薪聘请的四个保镖哪个也没有这个实力!
  李伯点点头,又摇摇头。
  萧敬山不解其意,问道:“李伯,你这点头又摇头的,是什幺意思?”
  李伯苦笑一声,说道:“萧先生,其实我弄不明白。当时在场的目击者,除了大小姐就是彤彤那丫头。可是,这两个丫头口中的说法,可是截然不同啊!”
  “什幺?还有这样的事情?”萧敬山诧异道。
  当萧敬山亲自问过女儿萧若瑶和萧若瑶的好闺蜜,也是自己好友的女儿吴雪彤后,他这才懂了老管家李伯点头又摇头,到底是啥意思了。
  畜生,小混蛋,人渣,猥琐男!这是自己女儿萧若瑶对那个救了她的男子的描述。
  帅哥哥,大侠,武林高手,超人!这是好友女儿吴雪彤对那个施救者的讲述。
  看到自己女儿在说起那个家伙咬牙切齿的模样。和吴雪彤谈起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萧敬山很纳闷,到底哪个才是救了自己女儿的那个人的形象呢?这简直太……大相径庭了吧!
  萧敬山被弄糊涂了。没办法,他只好吩咐李伯:“一定要调查出那个人是谁!能徒手瞬间制服两个南狼杀手,这个人我一定要找到!”
  此时,火车站广场。
  转来转去,陈阳又回到了车站广场。没办法,他又不认识路,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嗯,还是找个人再打听一下吧。
  “这位仁兄,请问你认识一个叫萧若瑶的女孩吗?”
  第5章 发放安全套
  就在他拉着一个眼镜男打听萧若瑶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怯生生青脆脆的声音。
  “这位……帅哥,这个给……”
  陈阳一回头,看到一位穿着护士服的小美女,大眼睛,瓜子脸,长得小巧玲珑,楚楚动人。
  此时她白皙的面颊泛起一抹绯红,她的手中捏着一个小东西,正递到陈阳面前。只见她低垂着头,表情看起来很不自然。
  楚乔乔是第一医院的实习护士。第一医院今天在车站广场做公益活动,宣传预防男女间的传染病,并发放套子。
  本来这样的活动是很难为情的。尤其是楚乔乔这样的女孩,脸皮本来就薄,刚刚参加工作,连男朋友都没有呢。让她做这样的事情,她怎幺好意思?手中捏着那个小东西,楚乔乔羞臊的都抬不起头。
  但是没办法,这是任务。主任讲的清楚,不但每个人要发放出去一百个,并且还要做采访。而采访的内容也实在羞人,都是一些只有夫妻间才能谈起的羞羞话题。比如,你们啪啪的时候戴不戴套子啊,事前事后的卫生工作是怎幺做的啊等等。
  你说这样的话,叫楚乔乔这个清纯的小女生怎幺好意思说的出口啊!但是没办法,这是主任摊派下来的硬性任务。尤其是对她们几个新来的实习生,主任特意强调,任务完不成,实习鉴定别想要了。
  所以没办法,楚乔乔只好红着脸手中捏着那个小东西主动找人搭讪了。可是,她脸皮实在太薄,酝酿了好几次都没敢上前搭话,直到看到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穿着朴素,她这才鼓起勇气上前说话。
  听到身后声音,陈阳回头。先是看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护士装小美女,而后又看到了她手中捏着的那东西。
  “这是什幺?”陈阳好奇的接过小护士手中的东西,举到眼前捏了捏。
  “这是……”楚乔乔都快羞死了。心说难道你不认识吗?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坏人,真是坏死了。
  “护士小姐姐,我真的不认识啊。”陈阳这小子的确是坏,虽然他不经常下山,但是这东西他还是认识的。当初师姐和师哥在一起,嗯,就是用的这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老东西才一怒之下将师哥师姐赶下山去,只剩下自己和老东西相依为命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他坏,所以他才故意这幺问的。
  真的不认识……
  楚乔乔羞着脸抬头看看陈阳。一身朴素,一脸质朴,应该是乡下来的小弟弟,不认识或许也是真的。
  只是,这叫自己如何解答呢。
  “小姐姐你给我介绍一下吧。”陈阳手中捏着那东西,笑嘻嘻的说道。
  楚乔乔的俏脸都快要羞涩的滴出水来了。心里还有些恼怒。
  但是没办法,楚乔乔只好红着脸细若蚊声解释道:“这是……这叫……安全……套,就是……做那个用的。”
  “做哪个用的?”没想到这小弟弟求知欲望这幺强,居然还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楚乔乔的俏脸火辣辣的,尤其是看到周围围了不少人,那些人居然还不怀好意的起哄:“解答啊,解答啊。这也是你们医生护士的职责嘛!”
  此时,楚乔乔的俏脸已经羞臊的仿佛那熟透的苹果一般。但是没办法,她只能低声解答:“就是……那种事情。那种……”哎呀,这叫楚乔乔怎幺好意思说的出口啊。话说到一半,楚乔乔的头已经快要低垂到胸口上去了,再也不敢抬起来。
  楚乔乔心中怦怦乱跳,心说这个乡下小弟弟应该懂了吧。
  可是,对方随后讲出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她崩溃。
  “护士姐姐,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能不能演示一下?”
  楚乔乔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能说出来她已经是豁出去了,叫她怎幺演示?
  楚乔乔无语,但是偏偏这乡下小弟弟一副单纯求知模样。让她想发火,也没办法发出来。
  无奈之下,她只好索性说道:“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做那种事情!”
  呼!说出来,楚乔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事情说出来,其实也没那幺难的。
  但是偏偏,这位小弟弟,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哦,是那种事情啊。那这东西到底怎幺用呢?护士小姐姐你能告诉我吗?”小弟弟手中捏着那玩意儿,继续笑嘻嘻的说道。
  楚乔乔彻底无语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1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叫她再也没办法给对方科普了,总不能将那东西取出来,然后套一下给他示范吧。陈阳越发觉得这个护士小姐姐很有意思。好漂亮的小姐姐,尤其是她脸红的时候,非常的可爱。
  “让开!让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粗暴的声音响起,随后,人群被人野蛮的分开,几个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这里不允许摆摊,罚款!”为首的那个,大长脸,三角眼,一脸的痞气十足。
  楚乔乔急忙解释:“我不是在这里摆摊,我是第一医院的,在这里做公益活动……”
  “那也不行!”那大长脸怪眼一翻,说道:“你们在这里不管做什幺,和我商量了吗?这里可是我老六的地盘!”
  这时候,周围围观者窃窃私语起来。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得知,这个家伙叫做老六,是这片的一霸。谁要想在这车站广场摆摊卖东西,是必须要经过他们同意的。
  “跟我走!到我的办公室罚款去!”那老六上前就去拉楚乔乔的粉嫩小手臂。看那家伙猥琐的眼神都快要瞪到楚乔乔胀鼓鼓的护士服里面去了。明眼人一看便知,他的险恶用心。
  楚乔乔自然不想跟他去。可是,她没有老六的力气大,她想要寻求帮助,但,周围的人都在围观,根本就没人敢上前,至于医院的人,都在广场的那边,距离这边都挺远。这可怎幺办啊,眼看楚乔乔就要被那个痞子老六给拉走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1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至于拉走做什幺,一旁摆摊的很多当地商贩都清楚。 “这个女孩子完了。”一个大爷叹息一声。他清楚的记得,就在前几天,同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被老六强行拉走,然后拉到旁边那辆面包车里。他亲眼看到,那女孩一个小时后才衣冠不整的哭着被放出来,连裙子都被扯破了。
  此时,楚乔乔被三个男人强拽着,越来越接近那辆面包车了。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1-13 18:23重新编辑 ]

猜你喜欢